“中國之治”的五重成就與嶄新格局

2020年02月22日 16:29:00來源:人民論壇網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目標;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要“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全面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鞏固、優越性充分展現”。由此,我們有必要對中國的治理邏輯與治理模式進行探索與創新。

  我國治理實踐遵循在變化中發展、在實踐中創新的原則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深化國家制度建設和國家治理現代化的研究,為下一步發展開辟新境界、注入新動力。

  梳理國家治理與政府治理、社會治理、文化治理、執政黨治理等方面的關系。國家治理包含治國與理政兩個方面,即規范公共權力以及處理好政府、市場、社會與公眾的關系。文化治理依據文化發展規律,對文化資源、文化權力等進行配置,是國家治理的重要內容,也是更基礎、更廣泛的治理。文化治理屬于“軟”治理,與其他治理相互影響、相互制約,能夠有效推動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執政黨治理依據共產黨執政規律,通過統一戰線凝聚各種社會政治力量,使各種積極力量各歸其位。能否堅持全面從嚴治黨并促使統一戰線成為當代國家治理的鮮明底色,直接關系到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最本質特征和最大優勢能否得到體現,關系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能否持續發展,關系到黨和人民事業的興衰成敗。由此可知,國家治理現代化依賴于各項治理的高效應用,需要厘清政府、市場與社會三者的邊界,實現權力、法律與服務三者間“邊緣—中心”結構的轉型,探索國家、社會與市場治理“權力—權利”的演進方式。

  系統總結我國治理實踐的相關經驗。我國國家治理經歷了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兩手抓”,政治、經濟、文化制度建設,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四位一體”,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五位一體”等幾個階段;政府治理由強調發展經濟的“單腿走路”,到致力于經濟和社會的“雙腿走路”,再到優化服務,治理內容不斷擴張,治理方式不斷完善?梢哉f,我國70年的治理實踐經歷了從“一盤散沙”“一窮二白”到“北京共識”“中國模式”的發展,遵循在變化中發展、在實踐中創新的原則,開啟了“中國治理”“中國服務”的成功密碼。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切實提高治理能力,探索新時代治理創新的操作標準與實踐路徑。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至今,治理要解決的就是“挨打”“挨餓”“挨罵”問題。隨著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不斷變化,人們經歷了“求生存”“求生活”“求生態”的不同階段。只有不斷創新與變革組織,均衡國家治理與商業倫理,更新資本配置與商業模式,才能更好地實現經濟發展與社會政策配套。我國70年的基層治理由行政化、衙門化、原則化到扁平化、精準化、標準化,治理主體由“政府獨唱”到“多元合奏”,治理工具從“經濟+”“權力+”“法律+”到“權利+”“智慧+”“信任+”“服務+”,治理能力大幅度提高。

  “中國之治”的五重治理成就及內在邏輯

  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以來就注重發揮統一戰線、武裝斗爭和黨的建設“三大法寶”以及理論聯系實際、密切聯系群眾、批評與自我批評“三大作風”的功能,自覺肩負起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的歷史使命,成為我國改革創新的堅強領導者和堅定踐行者。在建設和創新社會治理共同體的過程中,政治認同、文化自信、以民為本、協同共治、生態文明建設,成為“中國之治”最為亮眼的五大成就,形成了其內在邏輯。

  形成政治認同的理論邏輯。中國共產黨曾以組織嚴密、紀律嚴明、調查研究等優勢而擊跨國民黨,以“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贏得民心,領導中國人民站起來。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一脈相承,為形成政治認同和理論認同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中國共產黨圍繞“實事求是—主要矛盾—根本問題”認識世界,基于“關鍵少數—人民中心—國家治理”改造世界。當前,在改革攻堅期、矛盾凸顯期,治理領域聚集了各種現實矛盾和利益關系,我們黨面臨“利益天平如何擺”“權力邊界如何劃”“制度籠子如何建”“改革步子如何邁”等挑戰,既要解決金融風險難題、發展不平衡難題、反腐敗難題,也要消除可能存在的“修昔底德陷阱”“中等收入陷阱”等威脅。因此,必須要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做到“兩個維護”,樹立“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的大境界和大格局,持續推進我國治理的實踐創新。

  促進文化自信的歷史邏輯。中國共產黨在馬克思主義的指導下,在繼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基礎上,帶領中國人民進行革命、建設和改革,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奠定了堅實基礎。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以來,就組織人民、依靠人民,為實現救國、興國、富國的目標而努力奮斗。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致力于健全現代化文化市場體系、構建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不斷增強文化軟實力和文化自信心,更好構筑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力量。新時代,我們正向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邁進,必須要發展繼往開來的革命文化以及引領前進方向的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廣泛凝聚人民的精神力量,激發全民族的文化創造活力,不斷增強文化自信。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邏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到改革開放之初,我國經濟基礎薄弱、生產力低下、貧困人口眾多。為了解決貧困難題,我國政府治理貧困經歷了制度性變革推進扶貧(1978—1985年)、政府主導型大規模開發式扶貧(1986—1993年)、“八七扶貧攻堅”(1994—1999年)、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時期扶貧開發(2000年至今)四個階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扶貧開發的主要任務已經由解決溫飽問題發展為到2020年穩定實現“兩不愁三保障”,基本公共服務主要領域指標接近全國平均水平。

  推進“黨委—政府—社會—公眾”合作的制度邏輯。70年來,我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取得了治理理念、制度體系、方式手段、社會結構、運行狀態、社會景象、社會體制七個方面的轉變。新時代的“中國之治”,只有不斷健全社會治理制度、提高國家治理能力,才能使社會穩定、國家安全、人民幸福。而“使各方面制度和國家治理更好體現人民意志、保障人民權益、激發人民創造”,需要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與依法治國有機統一,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民主協商、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科技支撐的社會治理體系,充分發揮各方利益主體的合力,建設和創新社會治理共同體。

  遵循新型城鎮化和鄉村振興的生態邏輯。70年來,中國共產黨人一以貫之地堅持馬克思主義生態文明思想,提出各時期生態環境建設策略,推進美麗中國建設。比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對那些不顧生態環境盲目決策、造成嚴重后果的人,必須追究其責任,而且應該終身追究”。生態治理強調新型城鎮化建設要追求平等、幸福、綠色、健康,而鄉村振興強調要著力解決農村、農業、農民問題,嚴格遵循生態邏輯,實現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與社會的和諧共生、全面發展、持續繁榮。新時代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要統籌目標、責任和利益,建立高度協同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創造一條經濟與環境協同發展的新型道路。

  打造社會化、智能化、專業化、法治化的治理新格局

  新時代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要以滿足人們美好生活需要為出發點,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五大發展理念,通過全面深化“放管服”改革,激發多方利益主體的活力,加快打造社會化、智能化、專業化、法治化的治理新格局。

  堅持五大發展理念,把準治理實踐創新的重點。面對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增多的復雜局面,要結合不同利益主體的實際需求,實現資源的最優配置、不同領域治理的協調均衡。要把握黨的領導、依法治國、人民當家作主的相融性和協調性,健全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基層群眾自治制度,發揮制度合力,實現權力與權利、管理者與被管理者、服務供需之間的對稱平衡。要完善黨和國家治理的監督體系,利用高科技手段不斷創新治理方式;要推進自我革命與社會革命,確保公共權力執掌者自我凈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

  激發多方利益主體的活力,突破治理實踐創新的難點。要協調國家治理與各領域治理之間的關系,并實現跨界融合,發揮各自影響力,形成多方合力。要全面深化“放管服”改革,轉變政府職能,使政府職能既有“活力和動力”,也有“公平和秩序”,還有“便利和品質”。要筑牢不敢腐不想腐不能腐的執政黨治理體系,健全包含政治治理、經濟治理、文化治理、社會治理、生態治理在內的國家治理體系。要構建職責明確、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體系,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體系。要健全容錯糾錯機制,實現治理理念、制度、政策與需求的無縫鏈接,不斷提高治理能力。要提高公共治理理論的實踐轉化能力,拓展治理的制度力、組織力、創新力、服務力、發展力。

  不斷完善治理結構,拓展治理實踐創新模式。首先,應遵循治理邏輯,優化政府服務,更好地保障和改善民生。要健全社會信用體系和民主協商機制,增強政府與社會、企業、公眾之間的信任,更好地發揮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其次,要不斷推進源頭治理、綜合治理、科學治理和系統治理,通過技術創新和理念創新促進“融合發展”,激勵更多利益主體開發利用“四新”(即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新動能)參與治理,提高治理效率。比如,可以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引導和規范其在民生領域的應用,提高公共服務水平和社會治理效率。再次,應完善就業、住房、教育、養老、醫療、精準脫貧等各領域的制度,推進治理體制與機制創新,努力實現標本兼治,不斷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此外,應增強黨和政府治理的透明度和開放性,保障人民的知情權、參與權、創制權、監督權。最后,應堅持質量第一、效益優先,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不斷增強我國經濟、文化、生態、社會等各領域的創新力和競爭力,不斷推進高質量發展,書寫新時代國家治理現代化進程的新篇章。

 。ㄗ髡邽橹泄蔡旖蚴形h校(天津行政學院、中共天津市委黨史研究室)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教授,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治發展與司法改革研究中心首席專家)

[責任編輯:劉川]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于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系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6-10-53610172

优选策略